首頁>網絡文藝>網絡文藝資訊

從歌聲中聆聽脫貧攻堅鏗鏘足音

時間:2020年08月05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孔慶丹
0

  

    新疆新和縣加依村村民靠制作新疆傳統樂器脫貧致富。本報記者 韓業庭攝/光明圖片

  藝術家下鄉演唱助力脫貧攻堅。

江西省泰和縣上模鄉老居村貧困戶養殖稻蝦脫貧致富。司馬天民攝/光明圖片

  曾屬于深度貧困區的廣西百色巴某村,通過發展種植、養殖、旅游實現了全村脫貧。

圖為巴某村新貌。新華社發

  【熱點觀察】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脫貧攻堅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貧困人口從2012年年底的9899萬人減到2019年年底的551萬人,累計減貧9348萬人,七年累計減貧幅度達到94.4%,農村貧困發生率也從2012年末的10.2%下降到2019年末的0.6%,區域性整體貧困基本得到解決。

  “情動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备璩侨祟惐磉_情感的重要方式。在這場脫貧攻堅戰中,文藝工作者以音樂為載體,或為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的干部群眾加油鼓勁,或展現脫貧攻堅的巨大成就,或記錄脫貧攻堅征程上的難忘瞬間,譜寫了一曲曲時代的壯歌。

  “心血繡出幸?;?,農家生活飄馨香”

  ——聽到了脫貧群眾的好心情

  2013年至2019年,832個貧困縣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6079元增加到11567元,年均增長9.7%。全國建檔立卡貧困戶人均純收入由2015年的3416元增加到2019年的9808元,年均增幅30.2%。

  貧困群眾收入的增加,投射到他們的生活中,就是衣、食、住、行的變化?!渡铰贰贰渡叫踊ㄩ_的時候》《都說變了樣》等扶貧題材歌曲,將這種變化寫進了歌詞里,藝術地呈現了貧困地區的巨變。

  “幾十里的山路溝溝坎坎,這么多年沒怎么變……你來后路越變越寬,幾十里變得不再崎嶇蜿蜒,城里和鄉下連成一片。一排排紅磚青瓦,一縷縷炊煙,一片片希望伴陣陣溫暖?!币赂?,先修路。貧困村脫貧后的變化,也會直接反映在路上?!渡铰贰酚脤Ρ鹊姆绞?,唱出了一個貧困山村脫貧前后“路”的變化。從溝溝坎坎的山路到又寬又闊的柏油路,從崎嶇蜿蜒幾十里到把城里和鄉下連成一片,路的變化帶動了山村群眾生活的改變,這才有“一排排紅磚青瓦”“一片片希望伴陣陣溫暖”?!渡铰贰分械摹奥贰奔瓤衫斫鉃槟硞€山村具體的路,也可理解為脫貧攻堅之路,路的意義在歌曲的不斷吟唱中得到了升華。

  很多貧困地區山高溝深,良田匱乏。但特殊的自然條件也為孕育特色農產品、發展特色產業提供了優良環境。如果因地制宜,特色農產品可能會成為帶動群眾脫貧致富的“搖錢樹”。青年詞作家楊玉鵬采風中就發現,甘肅一些農村大力發展山杏產業,農民房前屋后的山杏成了“致富果”,于是創作出扶貧主題歌曲《山杏花開的時候》?!按蹇陂L著山杏樹,不知開過多少春秋。今年花兒格外香,花香掃去幾多愁?!痹邳h的扶貧政策的幫助下,曾經不值錢的山杏銷售到全國各地。歌曲中的“山杏”是特色農產品的代表,《山杏花開的時候》是對種植銷售特色農產品這種脫貧模式的藝術呈現。

  不同于《山杏花開的時候》《山路》等作品聚焦于具體事象,《都說變了樣》視野更宏闊,用概括性的語言描繪出近幾年脫貧攻堅的成果?!岸d嶺長成花果山,荒野變成大畫廊,綠水環抱小村寨,一條新路通遠方”,先是寥寥數語,從客觀視角描繪出貧困村環境的變化。接著,視角轉向貧困群眾,通過“心血繡出幸?;?,農家生活飄馨香”來反映貧困群眾生活的變化,也表達了“脫貧走向小康路,鄉親心里喜洋洋”的喜悅心情。小康全面不全面,生態環境質量是關鍵。難能可貴的是,《都說變了樣》不僅關注農民的物質生活,還反映了農村生態環境的變化,讓“小康生活”的內涵更加豐富。

  “頭頂著烈日和雨雪風沙,只為老百姓有個幸福的家”

  ——聽出了扶貧干部的好作風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共選派超過270萬人駐村幫扶。截至2019年6月,已有770名扶貧干部犧牲在扶貧崗位上。他們是新時代的英雄,是和平時期“最可愛的人”。扶貧主題歌曲中,有相當一部分以扶貧干部為詠唱對象,比如《脫貧鐵軍之歌》《駐村干部》《扶貧干部》《第一書記》《有一種溫暖叫扶貧干部》《喊一聲,我的扶貧干部》《我們是駐村扶貧干部》《牽著春風進山村》。

  “真拼實干,馬上就辦,盡銳出戰拼盡全力戰貧魔……”《脫貧鐵軍之歌》更像是扶貧戰歌,唱出了扶貧干部對貧困群眾的承諾,也唱出了舉國脫貧的決心與信心。相較于《脫貧鐵軍之歌》的錚錚誓言,《駐村干部》《扶貧干部》等則從扶貧干部的視角出發,記錄下他們扶貧工作的日常,反映出他們為群眾脫貧所付出的艱辛和努力,也讓外界了解到更多扶貧工作的細節。

  “肩膀上馱起被褥,行囊上掛著水壺……風里來雨里走,汗水灑下一路……告別了城市繁華,住進了村邊小屋?!泵撠毠詰鹬?,很多扶貧干部尤其是駐村扶貧干部,工作起來都是沒日沒夜,“5+2”“白+黑”是很多人的工作常態。上述平鋪直敘的歌詞是基層扶貧干部工作的真實寫照,其中也包含了他們“舍小家為大家”的犧牲及難以為外人道的酸、苦、累。

  不過,扶貧干部們并未抱怨,他們“頭頂著烈日和雨雪風沙,只為老百姓有個幸福的家……肩披著繁星和明月相伴,只為老百姓有個富裕的家”?!罢l沒有爹和媽,誰沒有一個家,為了脫貧攻堅,再苦再累都不怕”是他們內心的獨白,也是他們的誓言和承諾。還有一些謳歌扶貧干部的歌曲從貧困群眾角度出發?!胺銎饋淼闹練?,是我的主心骨;幫出來的智慧,是我的頂梁柱;祖祖輩輩吃過的苦,就在我這里結束”,《苦盡甘來》唱出了被幫扶者的心聲,表達了他們的感恩之情。

  扶貧干部在工作中不僅有苦和累,還承受著很多難以跟外人訴說的委屈。一些貧困戶對扶貧干部不信任,一些貧困戶“等靠要”思想嚴重,等著扶貧干部“送脫貧”,還有一些貧困戶因相關訴求得不到滿足,辱罵甚至毆打扶貧干部。這些不僅讓幫扶干部寒了心,也損傷了脫貧攻堅的士氣。謳歌扶貧干部的扶貧歌,既是對扶貧干部的一種人文關懷,也用藝術的形式反映了扶貧干部的不易,有利于增加人們對扶貧干部和扶貧工作的理解,進而形成脫貧攻堅奔小康的合力。

  “山山都是好盆景,水水都是梳妝鏡”

  ——聽懂了貧困地區的好風情

  扶貧題材歌曲不僅為脫貧攻堅加油鼓勁敲邊鼓,還直接參與到貧困地區的對外形象宣傳中,以幫助外界更好地了解這些地方的風情。

  2017年、2018年,中國文藝志愿者協會、中國文聯文藝志愿服務中心聯合中國音協先后開展兩批文藝扶貧歌曲創作活動,共為全國29個貧困縣創作了29首優秀文藝扶貧歌曲。比如,《嬌阿依》為重慶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而創作,描繪了彭水大美的山、湛藍的水、濃郁的情?!兑灰婄娗椤窞橘F州省鎮寧布依族苗族自治縣而創作,展現了“山山都是好盆景,水水都是梳妝鏡”的當代鎮寧風采?!队幸粋€地方和你去過的世界不一樣》為湖北省巴東縣而創作,頌揚了素有“川鄂咽喉,鄂西門戶”之稱的巴東縣豐富的自然資源、獨具特色的風景與風情古樸的民俗?!缎陌膊贿h》為江西省安遠縣而創作,表現了近年來安遠縣通過開展“秀美鄉村”建設、推進“文明鄉風”行動,打造出“世界橙鄉、客家贛州、生態安遠”良好局面的發展歷程?!缎腋<t》為山西省大寧縣而創作,再現了大寧縣以政府之力整合區域資源,建立特色農產品品牌運營體系、打造農產品特色名片,助力鄉村振興、脫貧致富的逐夢歷程。

  到2020年2月底,全國832個貧困縣中已有601個宣布“摘帽”,179個正在進行退出檢查,區域性整體貧困基本得到解決。上述的重慶彭水、貴州鎮寧、江西安遠、湖北巴東、山西大寧都是“摘帽”貧困縣的代表。

  以貧困縣為詠唱對象的扶貧歌曲,早已超出了“歌以詠志”的范疇,做到了“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不僅唱出了貧困縣脫貧攻堅的難忘征程,也唱出了這些地方脫貧后的新形象、新風采、新魅力。這些歌曲在社會上的傳唱,有利于增加所詠唱縣市的知名度和曝光率,增強這些地方的吸引力,同時也會大大提振當地干部群眾的自豪感和自信心。

   (作者系西北師范大學音樂學院民族樂團業務副團長)

(編輯:于欣悅)
會員服務
一分快11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