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時代印記中的特別履痕——記“窗口效應——深圳美術館建館初期的經營與收藏·專題研究展”

時間:2020年08月0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亞萌
0

   1977年1月,書畫家邵宇創作了一幅水墨速寫《深圳展覽館外景》 。他站在河對岸的山頂上,以黑色彩筆勾勒出展覽館、水閘、河邊堤岸等建筑。畫面中,展覽館上紅旗迎風飄揚,門口觀眾如潮;水庫大閘上的仿古建筑有著碧綠的琉璃瓦;山、樹、水則用大面積色彩來表現,云淡風輕,碧波蕩漾,遠山蒼翠,近樹蔥蘢。

  8月1日至8月31日,由深圳美術館主辦的“文化和旅游部2020年全國美術館館藏精品展出季項目·慶祝深圳經濟特區成立40周年:窗口效應——深圳美術館建館初期的經營與收藏·專題研究展”在深圳美術館舉辦,這幅《深圳展覽館外景》就是參展作品之一。展覽聚焦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改革開放的窗口城市——深圳,所發生的關于藝術市場萌芽時期的歷史故事,通過展示館藏美術作品及豐富的老照片、書信、賬本等文獻資料,全面地還原了改革開放初期深圳展覽館蓬勃開展的經營狀況以及與全國畫家密切聯系、交往的情況,一如深圳美術館藝術總監、本展學術主持陳履生所言,能夠讓人們回頭來審視這一特殊時期的發展過程,讓人們看到了改革開放以來藝術市場勃興的歷史過程,還讓人們看到了老一輩藝術家在這里留下的身影。而這些作品與文獻,更以豐富的細節展示了改革開放初期深圳自由、熱情、充滿活力和希望的城市氛圍,也透射出改革開放給畫家、市民、城市和國家帶來的翻天覆地變化,同時回顧了40年來深圳文藝的拓荒歷程。

  聯絡畫家,留下藏品

  邵宇畫下的深圳展覽館,于1976年12月開館, 1987年就成為了深圳美術館;因為毗鄰港澳,展館建成不久就成為改革開放初期展示中國文化的重要窗口,也成為內地與港澳文化交流的重要平臺。雖然這個展館占地面積只有5500平方米、建筑面積2800平方米,卻在一個時期之內成為中國美術的熱點所在。

  在香港畫家、評論家莫一點的記憶中,展覽館是一座兩層高的建筑物,位于深圳東湖公園風景區內,環境清幽,古木參天,景色怡人。1977年9月,他跟隨香港“麗的電視”深圳觀光團到深圳,前往深圳展覽館參觀了“北京榮寶齋木板水印、書畫原作展” ,“除了看到榮寶齋精美的木板水印作品外,還看到很多近代名家的新作,琳瑯滿目,令我心情非常雀躍。特別是見到我一向崇敬的畫家,如關良、宋文治、亞明、朱屺瞻、程十發、黃胄和黎雄才等的杰作,使我大開眼界,留下深刻印象” 。

  展館在此時就成為了一個窗口,它充分利用位于中國南大門的有利地理位置,適應國外人士急切了解打倒“四人幫”后我國美術現狀的形勢,先后組織了“北京榮寶齋木板水印、書畫原作展” “人民美術出版社書畫原作展覽”“江蘇省、上海市中國畫、版畫聯展”等一些重要展覽,并設法為經歷10年苦難后的畫家們解決生活困難、提供盡可能多的幫助,畫家們南下深圳展覽成為一股熱潮。一批飽受“文革”之苦的老畫家在劫后余生中看到了中國改革開放最前沿的窗前風景,感受到了新時代的春光;他們相繼在深圳展覽館舉辦展覽,有的甚至定居深圳創作作品,留下了他們暮年的藝術旅痕,成為見證中國改革開放之后美術發展和成就的重要史料。陳履生說,畫家們在深圳辦展的意義不僅在于展覽本身,而是面向港澳和海外進行展示,同時經由深圳繼續到香港展覽,并通過成熟的香港藝術市場賣畫,填補了這一時期國內藝術市場尚未起步的空間。在展覽活動及與畫家的交往過程中,館方也開始積累館藏作品,為日后開展業務打下了堅實的根基?!皬纳鲜兰o70年代后期開始到80年代,深圳展覽館作為文化的窗口與交流的橋梁,對于推動這一時期中國畫發展的意義重大——香港澳門和海外通過深圳的窗口看中國,而內地則通過深圳的橋梁溝通港澳和海外。 ”陳履生說。

  展銷結合,以文養文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深圳,做出了一系列石破天驚的大膽改革,而當時的深圳美術館作為深圳重要的文化機構,在特區早期的文化體制創新上就擔當了重要角色。1977年,深圳美術館就在館內設立小賣部經營明信片等旅游紀念品。

  1978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制定的“把經濟工作搞活”的精神,在深圳營造了對外文化與經濟交流迅速發展、提倡開展旅游的大好形勢,深圳展覽館于1979年至1980年間,在做好藝術展覽的同時,針對海外游客參觀展館之后對于紀念品的大量需求和藝術市場對名家書畫的期待,正式成立書畫展銷部來拓展展銷業務,更明確“展銷結合”“以文養文”的經營理念,壯大與發展業務籌集資金,為日后的進一步經營發展打下了經濟基礎。它“讓參觀畫展的人士既可欣賞名家的精湛畫藝,又可買到心儀畫家的墨寶收藏,一舉兩得” ,莫一點回憶。從展覽展示的展品目錄、作品清單及稿費單中可以發現, 1980年舉辦的“北京百花書畫會”“北京畫店書畫展”等展覽從策劃到實施都是明確以展銷經營為目的,并且運作方式靈活多樣,“北京百花書畫會”是在展覽前即支付稿費買下全部展品;“北京畫店書畫展”則是以合作分成的方式,單這次展覽就售出包括傅抱石、溥儒、吳昌碩、蔣兆和、陸儼少、陳半丁、李可染、黃胄、吳冠中、范曾等書畫名家的173件作品,銷售金額90164元。而其中詳細的展品清單、稿費情況、賣出價格都為人們了解當時的藝術市場提供了重要依據。在結合展覽舉辦國內藝術名家書畫展銷活動的同時,展銷部還銷售楊柳青年畫、泥人張泥塑、汕頭彩塑、廣東涼帽等較有特色的全國各地工藝品,拉動和扶持了一批經營困難的工藝品廠,帶動了區域經濟及藝術產業鏈發展,逐漸形成了展覽、經營、收藏良性循環、相互促進的辦館體系。

  在“窗口效應”展覽中,特別展出了1979年至1980年深圳展覽館美術作品征購與銷售賬本圖片、館方與藝術家的往來書信,從中亦可以看到1979年蔣兆和、李苦禪、吳冠中、石齊、劉國輝、范曾、崔如琢等畫家當時的稿費情況。而吳青霞繪于1983年的《鐘馗》 ,更記錄了深圳展覽館組織鐘馗專題畫展赴香港舉辦展銷會的情況,館方同期也向唐云、程十發、朱屺瞻、謝稚柳、應野平、陳佩秋等海派名家約稿,他們都按期交來了作品。在所有作品中,這幅《鐘馗》是最開心的,鐘馗騎著毛驢,在長著野草的荒坡上歡樂地奔跑,五只似蝴蝶一般的蝙蝠從天而降,正如其題款所云“福從天降樂無涯” 。

  小小幾張賬本圖片、一些信札、幾件書畫作品,亦是“窗口” ,從中可以窺見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深圳要“把美術經濟搞活”的熱切希望,以及美術界名家的市場狀況與生活水平。而這些征購與展銷業務,不僅將中國民族藝術向世界宣傳和推廣,而且為展館的發展壯大籌集了資金,進一步密切了與全國藝術名家的往來聯系,還為深圳市民留下了大量寶貴的館藏藝術珍品。

  在陳履生看來,深圳美術館是特殊的:“它并不是先有收藏而有了美術館,而是因為改革開放,因為經濟特區,深圳作為國家的對外窗口,才有了‘展覽館’這樣一個具有時代印記的半商半文的單位。 ”當時這個特殊時期的特殊“窗口” ,通過“以文養文”“展銷結合”的實踐,探索出一條特區以文化產業帶動文化發展的道路,并通過這個窗口服務于中國的美術界,激活中國藝術市場?!翱梢哉f,這是21世紀的中國所興起的展覽經濟的前奏,也是帶動20世紀80年代之后中國博物館和美術館發展的一種嘗試。這正應合了‘條條大路通羅馬’的道理。 ”他說。

  歲月與發展、步履與成就

  “深港一體化” ,不僅是今天的熱詞,在上世紀80年代也為國人所矚目。提及那個時代的深港美術,深圳博雅畫廊是繞不開的話題。乘著深圳經濟特區成立的春風,在深圳展覽館書畫展銷部良好運營的基礎上,受時任廣東省委書記兼深圳市委第一書記吳南生的倡議和具體指導,深圳展覽館與香港博雅藝術公司合作創辦了中國第一家深港合作文化企業——1981年7月正式開幕的深圳博雅畫廊,開創了內地與香港文化合作的先河。

  “畫廊開幕之后,不僅港澳臺及星馬等地人士,甚至全國各地的同胞都爭相造訪,熱鬧非常。 ”莫一點回憶,“深圳博雅畫廊規模頗大,既有寬敞的展覽場地展出古今名家作品,又售賣各類文藝書籍、文房四寶、音響器材等等,如同現今的超級市場,包羅萬象,應有盡有。這在當時的中國來說,實在令人耳目一新。 ”

  莫一點此言非虛——深圳博雅畫廊開業不到3個月時間,除大量接待國內群眾和港澳同胞外,還接待了來自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加拿大、瑞典、印度、挪威、新加坡、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幾十個國家的游客9300多人次,為中外游客提供選購旅游紀念品服務,成為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秉持“以文養文”方針的深圳博雅畫廊經營“戰果”豐碩:展覽中展示1981年畫廊開業3個月的經營情況表,顯示銷售總額為93150元,折算為32萬多港元,其中直接創匯超過15 . 5萬港元,畫廊純獲利21311元,折算為71040港元,純利為銷售總額的22 . 8 %,按協議所獲純利深港對半分,各得人民幣10655元。1982年,博雅畫廊全年銷售總額達70多萬元,與港方分成后所得展銷收入不僅負擔了展館的全年經費以及畫廊基建費用,還擴充和維修了設備,增加了庫存備貨金和藏畫。至1982年底,展館藏畫已逾600多件,擁有固定、流動資產、資金約值近60萬元,為開館6年來國家對展館的經費撥款(共11 . 8萬元)的5倍。

  1984年,博雅畫廊開業逾3年就已全部收回投資,并開始拓展業務,“畫廊變公司” :雙方商定將3年盈余的250萬港元再次投資合作,并接納深圳市文化服務公司聯合組建成博雅藝術公司,將畫廊裝修一新,營業面積也由原來的一層樓面擴充為五層樓面,經營范圍涵蓋大美術的方方面面:中國傳統工藝品,古舊陶瓷、金木竹石、書法繪畫等文物,進口圖書和錄音帶、文化用品,中國現代書畫與文房四寶,五樓的展覽大廳還能承辦各種藝術展覽活動。1985年,博雅在香港舉辦規模盛大的書畫展,一次銷售金額就達250多萬港元;至1986年,博雅純獲利280萬元,向國家交稅66萬元;港方除收回投資外,還獲利潤外匯券68萬元,深方獲純利86.8萬元——繼續用于“以文養文” 。

  在經營博雅的同時, 1983年,館方聯合舉辦“深圳書市” ,開創深圳圖書向全國供應先河; 1984年組織“中國書畫大展”赴紐約展銷; 1985年創立翡翠動畫公司,推動中國動漫事業邁向國際,策劃承辦深圳美術節,加強多地美術人才的聯系……40年來,深圳展覽館(美術館)不斷在深圳經濟特區的文化建設上拓荒性地開展藝術品的展覽展示與經營實踐。

  回望深圳特區成立40年來的歷程,除了那些鱗次櫛比的高樓之外,最顯著的變化就是公共文化服務事業以及與之關聯的博物館和美術館在這座新興城市中的發展,它們標志了城市文化發展的高度。深圳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深圳美術館則也可以看作是中國美術事業改革開放的一扇窗口,從中,公眾既能看到曾經的過往艱辛、幾代美術人為之努力的不易,也能見證歲月與發展、步履與成就,因而,深圳美術館將“窗口效應”展覽做成了一個既有歷史又有藝術的展覽,在這其中,更有時代印記中的特別“履痕” 。

1978年深圳展覽館外景

1979年深圳展覽館外景

深圳展覽館外景(1977年 紙本水墨設色) 邵宇

1977年深圳展覽館館長雷子源在人民美術出版社畫家張廣的陪同下拜訪蔣兆和、蕭瓊夫婦


外賓在深圳展覽館書畫展銷部選購紀念品

外賓在博雅畫廊選購藝術品

莫一點帶香港畫商在深圳博雅畫廊選畫

1981年7月11日,深圳經濟特區首家深港合作開辦的文化企業——深圳博雅畫廊開業剪彩

1976年12月26日,深圳展覽館舉辦首個美術館作品展——廣東省美術作品展覽,這是深圳首次舉辦大型美術展覽活動

1980年“北京畫店書畫展”展銷作品清單

鐘馗(1983年 紙本水墨設色) 吳青霞

黃山松云(1978年 紙本水墨設色) 亞明 宋文治 魏紫熙

伶倫采竹(1984年 紙本水墨設色) 程十發

1980年3月“北京百花書畫會”展品目錄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
一分快11平台